胡弧笔记:世人皆苦,好好活着!

世人皆苦.jpg

转了两趟飞机,从马来西亚回来,落地广州时己凌晨5点。紧接着第三趟从广州飞上海。到达上海已是上午11点了。上海开会两天,飞回广州,上班两天,然后马上又飞杭州,转三个小时的大巴到永康,永康两天会议后,这才有时间坐高铁回长沙浏阳

2019年第一次回老家;预计时间是2天。晚上8:00到长沙,再转车到浏阳,第三天中午离开。

这两年,我总是在漂着。虽然大家觉得我到处浪,很潇洒,事实是奔波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浏阳到长沙,没有高铁,坐大巴也很麻烦。约一小时的车程就给了城际拼车公司微信上预约了一下,几分钟后,就有一个电话进来。十分钟左右,车在酒店楼下等我,然后上车。


司机是一个中午人,微胖。目测四十来岁。我是第一个上车的,按照惯例,他还得再接上三个客户,拼好一车出发的。所以,他一边开车,一边处理着微信上的各个客户的信息。紧接着,一个电话进来,那头说她们有三个人。他应允下来,挂了电话,将这边的两个客户信息交给公司。车一路向长沙方向开去。


车开出10公里,电话再次响起,还是刚刚那个客户,焦急的说另外两个人不见了。现在只剩她一个人。挂完电话的他,陷入了两难。他跟我解释说, 这个客户是老客户,也是出于好心,帮他推荐多两个客户,她们也急于去火车站,不能久等,而且现在这个大热天,太阳底下等车很辛苦;所以,他只能放掉城里的两个客户,赶过去接她们。但,现在如果少了两个客户,这一趟就白跑了,只有两个人,油钱都赚不回来。

我说好人难做啊。他说,对啊。人家也是好心,现在出了这个问题,也不能让她承担啊。她是一个在蓝思打工的人,收入也不高。


事情的结局,就是接到他的这个客户,然后他的这个客户再转回去园区,将另外两个同伴找到了。一路将她们送到了火车站。算是皆大欢喜吧。


这几个一同坐车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有一个老一点,可能快六十了吧。她们从河南来,中介把他们带到蓝思来做工,她们可能觉得不合适,又回家去了。我以为他们是坐高铁,但他们一再强调是火车站。其中一个人说:才不坐高铁呢,老贵。


路过长沙火车站的时候,我想起我应该有快十年没有经过这里了。而坐火车应该是在十年前刚毕业的那两年了。自从有高铁后,就没有坐过绿皮火车了。记得那时从长沙到广州要一个晚上才到。原以为没有什么人坐了,但事实是依然还是有很多人会坐这种比较慢但却很便宜的火车。


我看到司机前面放了一大盒各种药丸,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说是治糖尿病的。我问他,那要花多少钱,他说每个月要花1000多元。一年下来,就是一万多。我说,你也不容易啊。


这几年,我敏感的遇到各行各业的人都会在一瞬间算出他的年收入。比如这个司机,每天两趟车,一趟200,往返400,扣除各处费用,一趟赚150左右,一天300元;一个月若休息5天,月收入顶多也就9000左右,一年下来,十万左右吧。。


看起来,感觉还行。但他说一年下来,钱也不知道去那里了,总感觉没有钱。嗯,虽然在小县城,一年能赚十万以上也算不错了。但对于一个有着糖尿病一年吃药就吃掉十分之一还要养家糊口的人来说,八万十万的钱,也不算多。而且,这个钱,靠的是一单一单的接,每天耗在路上,全年基本无休的情况下赚回来的。


我再想,如果我一年只赚十万,可能我要活不下去了。

苦吗?我觉得很苦。车窗外的温度是34度;偶尔开一下窗或者开个车门,车内瞬间就变烤炉。而我又想到,刚刚下车的三个人,他们四五十岁了,依然背井离乡来打工,一无所获,坐着绿皮火车回家。其实,就算他们在那里工作,一年辛苦下来,也就赚个三四万块。


在我深夜坐在电脑前面码这些字的时候,黄总给我发了一篇文章。融资上亿的网红餐饮品牌“吃个汤”居然倒闭,几十个店关门了。我想创始人现在也很苦。而那些被拖欠工资的400多号员工,也很苦。


有一次我跟朋友深夜路过一个天桥下。有一排的水果档,有个店主正在收摊。见我们路过,跑出来问买水果吗?我微笑着说谢谢。。但瞬间,我觉得他们不容易。很有可能,这一个水果档,就是他们的全部了。起早贪黑,挨到深夜才关门,此刻有人路过,他都不忘再努力一把,希望能多一点收入。事实,我一下子就可以算出,他一天,一月,甚至一年的收入。


让我觉得世人皆苦的是,在这个小县城里,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我去过很多中国的小县城,中国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小县城。很多人忙忙碌碌,终其一年,甚至一生,赚得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点收入,养家糊口,了此一生。


然而,我们确实什么也改变不了。不是吗?唯能,好好活着。